热门搜索疯狂动物城 魔龙之魂 挂挂三国 我的小城镇

手机版,更便捷!

下载注册送体验金的网站注册送体验金的网站软件下载安卓下载资讯教程推荐专题装机必备
当前位置:安卓频道 > 安卓软件 > 小说阅读 > 等一场暮雪到白头沈画词app内下载无删减版

小说阅读

拍照摄影影音播放社交聊天资讯阅读教育学习金融理财商务办公旅游导航生活工具安全防护系统工具网络工具壁纸美化饮食健康实用工具购物消费小说阅读

等一场暮雪到白头沈画词app内下载 无删减版

应用平台:android

软件大小:5.2MB

应用语言:国产应用

软件等级:

更新时间:2017-12-12

应用人气:

1人评分

等一场暮雪到白头沈画词app内下载10

等一场暮雪到白头是一本主角个性鲜明的都市言情小说。想要知道霍渊和明沁之间的爱恨纠缠嘛?想要知道霍渊为什么不愿意放过明沁嘛?想要知道明沁为什么要逃离霍渊嘛? 等一场暮雪到白头 全文资源就在久友下载站。追书的朋友,不妨关注久友下载站提供的小说全本资源,体验完整版等一场暮雪到白头在线阅读APP。

小说简介:

事情发展的太快,我来不及出声,就眼睁睁看着,他一管子砸到秦文琢腿上。“不!”我大叫大喊。“啊!”秦文琢的惨叫声,在黑夜如同魔咒,敲击着我,敲碎了我的心。霍渊仿若未闻,沉重的钢管,一下又一下的落下,秦文琢的惨叫声,越来越微弱!“别打了!”我绝望的抱住头,浑身颤抖,牙关都在打架,“别打了!霍渊!别打了!他要死了!”霍渊没有听我的,他从来都不会听我的。我的心一寸寸沉下去,直跌谷底,或许我从没上岸过,那些自以为是的宠溺和甜蜜,大概只是他的惯用伎俩,就像他豢养的宠物,偶尔心血来潮的时候,逗弄几下。于他不过是消遣,我却耗尽心力的讨好,还当了真。。。。

章节欣赏:

性感的喉结,在夜色中,更显魅惑。

    他朝着我走来,随手点了支烟,白色烟雾缭绕之中,他步步逼近,到跟前后,俯下腰身,将我圈在他怀里,“还走不走?”

    我笑了笑,这时候竟然笑的出来,“你让我们走吧,好不好?”

    眼泪模糊,霍渊的容貌看不真切,我似乎看到他眼底的疼痛,但那怎么可能呢?

    他可是霍渊,又怎么会为我心痛。

    “放走你们,”他抚摸上我的脸,“也不是不可以。”

    我顿时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乞求道,“真的吗?”

    霍渊轻飘飘的笑了笑,立刻有保镖把秦文琢从地上拖起来。

    他们把秦文琢放到天台边缘,那里根本没有栏杆,翻身就会掉下去!

    不,风一吹似乎就会掉下去!

    我的心悬到了嗓子眼,想发声却抖得厉害,我害怕的看着霍渊,“霍渊…霍…你想…想怎么样?”

    霍渊靠近我,长指摩挲着我的唇。

    他的手指很凉,像是只盘旋的蛇。

    我缩了缩脖子,他眸色一沉,将我拉到秦文琢跟前,下令,“亲手把他推下去,我就放你走。”

    不!

    我做不到!

    秦文琢就像温暖的阳光,照亮我黑暗贫瘠的生命,他是我这二十多年来,遇见的最温暖的人。

    他会等在校门口,只为给我送早饭;会在下雨天给我送伞,偷偷陪着我回家;他会给我买最好吃的冰激凌,会弹吉他给我唱好听的歌,会因为我皱眉而自责半天。

    他说话温声细语,他笑起来澄澈干净,他打篮球的时候张扬又灿烂,他偶尔也会隔着人群朝我飞吻……

    我从没被人这样对待过,就像对待珍宝那样,以至于我昏了头,竟然贪婪又痴心的以为,我真的可以获得幸福。

    怎么可能呢?

    我是早已被黑暗吞噬的人,而他走在阳光里。

    狂风乱舞,夜色暴戾,铺天盖地的寒意,将我包围。

    命运的残酷,在于轻易的摧毁一切,我想守护的东西,看清了,也就认命了。

    我哭着跪在他跟前,“霍渊,放了他,我跟你回去。”

    “乖女孩。”

    霍渊让人把秦文琢拉下来,随便丢在地上,他裹住我往外走。

    猎猎寒风中我回头看了眼,滚烫的泪滑下,秦文琢,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霍渊一路把车开的飞快,紧握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

    夜深人静,轰鸣声充斥耳畔,我偏过头看他,他眉眼森寒,嘴角紧绷。

    再快点好了,要死就一起死了吧!

    我的愿望没实现。

    霍渊福大命大,我们顺利到家,他把我从车上拽下来,边走边撕我衣服,刚进房间,就把我抵在了门上。

    他冲进来,肆意征伐(花  漾hy资源团队)。

    痛……

    他比任何一次都要愤怒,积攒着怒火,逼着我开口取悦他,我咬着唇,倔强的不肯发出声音,霍渊急了,在我身上下口咬。

    身体痛,心更痛。

    不知道来了几次,我昏过去又醒来,看见他正背对着我穿衣服。

    霍渊身材很好,宽肩窄腰,双腿修长,他穿好衣服,似乎准备离开。

    我忙叫住他,“霍渊。”

    他转过身,只是看着我,不说话。

    我明知道这时候不应该再惹怒他,可我担心不已,“我想把秦文琢送到医院,他的腿不能废了,都是我的错……”

    霍渊打断我,警告道,“明沁,你不要仗着我对你不一样,就得寸进尺。”

    笑话!

    “不一样?你对我和那些女人有什么不一样?哦,是了,我比不上你的那些女人,我比她们更贱。”我没所谓的说道。

    霍渊举起手想要打我,但他最后深吸口气,摔门而出。

    他走了一个月,再没来过。

    我被困在这华丽的金笼子里,不能出门,我不知道秦文琢是死是活,也不知道霍渊是不是忘记了我。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我和霍渊,是怎么走到这种地步的。

    十八岁那年,我妈车祸离世,不等百日,父亲孙立平便原形毕露。

    他想方设法把母亲和外公名下的公司,揽到自己手里,甚至不顾我的反对,毅然迎娶小三黄英宛。

    黄英宛带着女儿孙姿,堂而皇之的入住我家,外公反对,他就把外公赶出家门。

    外公被气的病倒,不久后很快去世。

    短短时间里,家中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最爱我的两个人都不在了,我过的浑浑噩噩,孙立平却春风得意,而黄英宛霸占着我家的一切,就连她女儿孙姿,也摇身一变成了我姐姐。

    凭什么?

    凭什么我这么痛苦,那些坏人凶手却这么快活!

    谁也别想好过。

    我往黄英宛被窝里放死老鼠,剪掉她的衣服床单,甚至趁着孙姿睡着,划花她的脸。

    看见孙姿大哭大叫的那瞬间,我的内心别提多痛快了。

    孙立平把我狠狠打了一顿,然后赶出了家。

    那是个雨夜,大雨倾盆,瓢泼一样,我穿着单薄,漫无目的的走,雨水打湿衣服,冷风吹来,瑟瑟发抖,大概是发烧了吧,我并不在意。

    我继续歪歪斜斜的走,不知怎么就走到了马路上。

    刺目的车灯一闪而过,当那辆车撞过来的时候,我的心里居然只剩下释然。

第2章 你玩不起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急剧的刹车声,尖锐的划破长空,雨夜风云滚动,巨大的钝痛从四肢百骸蔓延,我重重砸到地上。

    模糊之中,我看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急切的朝着我走来。

    竟然…有人是如此关心着我的吗?

    我嘲讽的笑了笑,再也撑不住,昏了过去。

    撞我的人是霍渊,救我的人也是他。

    他那时的眉眼,和现在一般无二,过早的染上了冰霜,很少有展露笑容的时候。

    我醒来后,盯着他看了半天,终于确定,我是认识他的。

    母亲在世时,名下的明氏集团,在南城是数一数二的大企业,早年我过生日,几乎每次都是全城同庆,而每每那天当晚,必定有无数豪门名绅前来参加我的生日晚会。

    霍渊来自南城霍家,是真正的历代豪门世家。

    他去过几次,因为外貌出众,我很有印象。

    我那时大概是鬼迷了心窍,看着他的脸,想到他身后庞大的家族,竟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如果再来一次,我宁可当时,没有搭上他,那样或许我还会快乐些。

    霍渊不知认没认出我,当然,他也不关心我在想什么,见我醒了,一本正经的拿出事故鉴定报告,清晰冷静的分析责任判定。

    他说什么,我都点头,极度配合。

    期间他频频看我几眼,我便冲他弯着眼睛笑。

    霍渊的脸更沉了,“既然你醒了,你我各有责任,医药费我帮你承担,之后我们二人再无瓜葛。”

    他说完就要走,我当然不肯,他可是我现在唯一能依靠的人,是我的救命稻草。

    我不管不顾的拉住他的衣角,委屈无比,“不要走好不好,我受伤了,你得陪我。”

    霍渊一陪就陪了一个月。

    他每天守在我床前,将所有的公务都搬了过来,他看文件的时候,我看他,他打电话的时候,我看他,他和下属吩咐工作,我还是盯着他看。

    我知道,他一定知道我的目光,就像知道我对他的意图。

    霍渊那时二十二岁,比男孩成熟,比男人青涩,他是霍家老爷看中的孙子,将来要继承霍家的企业,尽管他几个叔父总是上蹿下跳,可霍渊有手段,加上霍老爷子坐镇,竟压制的叔父们无计可施。

    他春风得意,容貌俊朗,年纪轻轻,已经名声大噪。

    不少女人喜欢他,他或许也有不少的女人,可是,有什么关系呢?

    我又不是真的爱上了他,我只是爱他的身份,他的地位,只要能帮我报仇,能帮我从孙立平手中,夺回原本属于我的一切,就算他是头猪,我也可以笑着相陪。

    出院那天,我跟他表白。

    跟意料中的一样,被他拒绝了。

    我丝毫不气馁,死皮赖脸的跟在他身后,走哪跟哪。

    霍渊已经调查清我的身份,这在我预料之中。

    他要把我送回孙家,我发了疯的拒绝,并告诉他,“你要把我送回去,我今天晚上就跳楼!霍渊,我如果死了,就是你害的!”

    “那你也别跟着我。”霍渊沉声赶我。

    他要上车,我跑过去抱住他,哭着喊,“我无处可去,霍渊…霍渊…我爱你……你救救我吧!”

    我不知道,当时我是抱着怎样的心情说出那种话,但恰恰是那番话,打动了霍渊。

    他把我带回了家。

    房子很大,只有我和他,虽然住在了同一片屋檐下,他还是对我很冷,几乎是连正眼都不看我的。

    我们之间毫无进展,这么下去,说不定孙立平寿终正寝了,我还没报仇!

    恨意让人盲目,让人冲动,让人满腔孤勇。

    我爬上了霍渊的床,一丝不挂的缠上他,睡梦中的霍渊被惊醒,他让我滚出去。

    机会来之不易,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怎么能半途而废。

    我非但没有滚出去,反而半跪在他身前,吻上他的唇,学着电视里的女人那样,轻描舔舐,我急切的想要和他产生联系,莽撞的去抚摸他。

    一个巴掌,让我跌在床上。

    我直直的看着他,孱弱的光线,透过窗帘的缝隙透进来,霍渊脸上光影斑驳,看不清情绪。

    “霍渊……”我喊他名字。

    男人倾身压下来,他咬住我的唇,又狠又痛,“明沁,别他妈跟我玩,你玩不起!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没回答他,长腿挑逗的勾上他的腰。

    玩不起我也要玩,更何况,我有什么玩不起的!

    我早就一无所有,没有父母,没有亲人,没有爱人,是仇恨支撑着我,活到现在。

    那晚之后,我成了霍渊的女人。

    他答应给我报仇,但要我给他五年的时间。

    霍家老爷子生病离世,家中的几个叔父再度联手,想要把他从家主的位置上拉下来,亲人之间的战争,摆到明面上,是一刀刀凌迟的残酷。

    大概是经历相似,我竟然同情他,同意给他五年。

    他首先要站到万人之上,才能成为我最危险的武器,最强大的靠山。

    五年的时间里,我看着他一路走来。

    看着他如何走到最顶峰的位置,看着他如何将那些拦路的人死死的踩在脚下,也看着他,从只有我一个女人,到有无数个女人。

    我不再是人人嘴里的那个“霍渊小女友”,而是成了“霍渊的情人”,成为南城最不知廉耻的落魄千金。

    情人?

    我和霍渊哪里算得上情人呢?连炮友都不如,最多各取所需,交易而已。

    他需要女人,我需要他的权势手段。

    所以后来这滚滚而来的恶意羞辱,我没资格生气。

    抱着目的接近他,任性的要和他玩危险游戏,得到的后果,必须咬牙接受。

    霍渊当上霍氏集团的大总裁之后,我找他摊牌。

    我们很久没见。

    我倒是在电视上,经常看到他和其他女人,双双出入酒店的报道。

    无所谓了。

    他不爱我,我本不爱他,就算后来动心,也是活该自讨苦吃。

    我提醒他答应帮我报仇的,不要忘记了。

    他拍拍大腿,让我过去坐。

    坐过去的结果,就是被他压在办公桌上,翻来覆去的折腾,他要的一下比一下狠,像是饥饿的狼,我差点以为他在外这么多天,都没有碰过别的女人。

    事后他把我抱在怀里亲,我想他会不会也这么亲别的女人。

    思绪一起,止都止不住。

    下意识的,我心中泛起一阵恶心,躲过他的唇,低声的问,“你什么时候帮我报仇?”

    男人动作微顿,薄薄的轻笑声响起,他转过来我的脸,薄唇轻启,“明沁,是不是我帮你报仇了,你就会离开我?”

    我的心不断下沉。

    这是终于腻味了吗?

    藏在袖中的手抖个不停,我克制着情绪,缓缓的道,“不然呢?我当初接近你,不就是为了报仇吗?”

    “滚吧。”他没再看我,站起来系领带。

    我嗯了声,走到门口时,转过头来说,“霍渊,你什么时候才会帮我……”

    “等着吧,我有打算。”他语气不好。

    近年来他对我态度越来越差,好像已经到了容忍的极限。

    肯帮我报仇就好,我小心翼翼的告别,没敢多问。

    我以为,不久就会听见孙立平破产的消息,没想到一直都没动静。

    该嚣张的人依旧嚣张,该快活的人依旧快活,只有我,越活越像鬼。

    霍渊来找我的次数并不少,但每次来都是在夜深时,我已经睡着,他匆匆来,折腾我几下,在我睡过去后,又悄然离开。

    我想问关于报仇的事情,打他电话不接,去公司找他不见,实在被逼烦了,霍渊便漠然的告诉我,“答应帮你报仇的,我会做到!孙立平根基人脉广,哪里能一两天就完全拔掉?明沁,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离开我?”

    “我……”

    “你要是等不及,就去找别人!”

    我哪里能去找别人,整个南城最厉害的人就是他。

    那番话之后,我不敢再催了,默默等着,和霍渊的关系,也越来越淡。

    他成为热门话题人物,身边的女伴换了又换。

    我重新回归校园,潦草度日。

    原本以为,我的人生就这样了,伤痕累累,苟延残喘,以为我这颗心再也不会为谁跳动。

    可上天让我遇上了秦文琢。

    他温暖阳光,洋溢着勃勃生机,让我无法抗拒,我喜欢他的温柔,喜欢他的乐观,喜欢他的笑容……他让我羡慕,是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变成的样子。

    我猜霍渊厌烦了我,大着胆子和秦文琢谈恋爱。

    和秦文琢在一起,让我感到了快乐,感到自己活在阳光下,某些瞬间,忽然觉得和他在一起的快乐,是报仇成功都比不上的。

    我被幸福蒙蔽了双眼。

    是我的乐观自信害了我,害了他,我求他一起私奔,没想到让他断送了双腿。

    我终于懂了霍渊很久前说的那句话,他说我玩不起。

    一无所有的时候,我以为我再也没什么可失去,可爱上了他,才知道,原来还可以丢掉自己丢掉心,一并连自尊都丢掉。

    丢掉的东西,想要再找回来,真的很难,难到让我绝望。

    我捂住脸,眼泪早已湿了脸庞,一声清脆的门铃声,将我从长长的回忆中拽出来。

    来人是一个月没见的霍渊。

    他浑身气息很冷,目光在我脸上扫了眼,完全无视我的眼泪,下令吩咐,“换衣服,陪我出去。”

    “去哪里?”我下意识问道。

    他残忍的噙着笑,“应酬。”

    “我不去!”我拒绝道。

    他以前也有应酬,但是从来没带我过去,每次都是带上别的女人,他说我还小,说让我永远都不要懂那些肮脏。

    “不去?你凭什么不去?”霍渊长腿走到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你不是说你和我的其他女人没什么不一样吗?她们都可以去替我应酬,你比她们贱,为什么不能去?”

    “霍渊!”

    “去换衣服!”他冷冷警告,“别逼我动手。”


软件特别说明

我们精心为您准备了小说阅读APP方便观看,该app有着海量图书即搜即看,新闻大事掌握在手,更有离线缓存、精品推荐、更新提醒等功能,只需要在APP中搜索“等一场暮雪到白头”就可以进行阅读啦!就可以让你随时随地找到自己想看的小说并且让用户随时随地可以享受到看小说的乐趣。为了保护版权,久友下载站不提供“等一场暮雪到白头”免费在线阅读,只是为了想要找小说的小伙伴提供一个参考的绿色平台,希望小编的个人见解,能为大家找“等一场暮雪到白头”的时候带来方便。


标签: 沈画词 霍渊 明沁

上一篇:入骨相思意古代虐心小说 下一篇:最后一页

应用截图

  • 等一场暮雪到白头沈画词app内下载截图(1)
  • 等一场暮雪到白头沈画词app内下载截图(2)
  • 等一场暮雪到白头沈画词app内下载截图(3)

相关专题

  • 糖尿病app 糖尿病app

    现在的医疗服务越来越发达和便捷,无论是什么疾病,都可以在第一时间享受到专业的医疗服务,这里我们收集了一些针对糖尿病患者或者是行业人员准备的软件,这些糖尿病app,相信会为生活带来更多的便利。 更多详细 >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最新推荐

本类推荐排行

最新专题

  • 音频编辑软件
  • 动态桌面软件
  • 内存清理软件
回顶部
2018白菜网址大全 2018最注册送体验金 送彩金的娱乐平台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